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9|回复: 3

[新民谣/死亡民谣/启示录民谣/阴暗民谣/氛围民谣(NEO FOLK)] Nový Svět[洛维.斯威] - Chappaqua[查巴克][2001][FLAC][BAIDU]

[复制链接]

888

主题

1054

帖子

522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222

活跃会员监督达人

专业扫水三十年

发表于 2016-2-4 10: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R-177212-1394760223-6330.jpeg.jpg R-177212-1394760235-4732.jpeg.jpg R-177212-1399646046-2710.jpeg.jpg

专辑名:查巴克
音乐计划: 洛维.斯威
流派: 实验民谣
专辑类型: 专辑
介质: CD
发行时间: 2001
唱片公司: Hau Ruck! ‎
唱片数: 1

Tracklist
1
Cocainum Mood
3:24
2
En Posesion De Te
3:03
3
H
1:35
4
Stardust
3:17
5
Con Corazon
4:20
6
Rotormotor
3:00
7
Chappaqua
5:01
8
Begin / Nada / Fin
2:45
9
Marlene
2:34
10
Pagoda Of Paranoia
8:18
11
Atras
12:41


美丽新世界

                            ——我是否真的说过Novy Svět?

                                作者:XR



我终究还是在这个饥饿且寒冷的冬夜两点不合时宜地打开了Novy Svět,我知道,在这个南方小城数十年未遇的寒冬雪夜里,不会有人给我带来治愈失眠的良药,或是散着热气的面包,也不会有人将灵魂接通我的线路,和我分享当那个神启般的声音响起之时醉人的狂喜,并在狂喜之后刻骨的落寞与悲绝里紧握我手告诉我生之本苦,拥挤陋室里我和我的灵魂共舞,或许,还有那样的一个声音。


是谁曾在我的信箱里留言为World Serpent的关张而欢呼并预言现实主义才是精神救赎之唯一良方?又是谁曾告诉我那些所谓的黑暗乐派只是些虚浮异教徒在孤芳自赏故弄玄虚?饮水思源,在我那段不长的黑暗音乐聆听史里,我记得我是怎样从中听到那个叫O Paradis的西班牙乐团,还有那个叫In Gowan Ring的美国隐士,他们曾经多少次让我在漫漫长夜里暗自神伤并在激动之余对着窗外沉默黑暗长嚎,吓坏楼底叫春的野猫和隔壁那对非法同居的小情人。而这个翻译过来叫做新世界的Novy Svět,嘿嘿,,除了三十多张的mp3,我已经有了五张他们的原版唱片,其中那张限量77份的《Fin. Finito. Infinito》,给我十张滚石的门票也别想换走。


上个世纪的1997年,远在地球彼端那个叫Jurgen Weber的奥地利人给他的新乐团取下了这个无比美好的名字并且开始上路——“没有任何主张,有的只是我们的青春。”这个当年的愣头青如今黑暗音乐界的异人和隐者曾说,那时的我尚听着Nirvana苦大仇深的哀歌读着加谬,在新街口王强唱片店挥霍我可怜的七百每月的工资,在单位抽屉的小本子上记下那些可疑的清高和更可疑的愤怒,青春如枯草,却连做个火种的资格都没有,就在春冬交际里自生自灭, 10年后的今天,我环顾着这一片狼籍的陋室,遥想着那一地鸡毛的过往,耳朵里回响着这个叫Novy Svět的乱世哀歌,满心凄惶,面若死灰。


当然,我并不是说Novy Svět比Nirvana更让人绝望,这个奥地利人不久前还在风景如画的意大利某处酒吧小舞台和一帮哥们活蹦乱跳神情矍铄,我也不是说10年前我抓耳挠腮看着砖头厚的《存在与虚无》陷入技术和意志上的双重绝望,而如今却搞来全套的《武林外传》更能说明我已大彻大悟掌握了人生真谛,我的意思是说,当时光终究卷去仓皇的赤子之心,当热血注定空流,灵魂注定孤单,当你清晨醒来发现枕头上还残留着昨夜的噩梦而今天又将注定无望且无趣之时,总该有那么一种声音来代替你叹息或者痛哭并在你还没崩溃之前重新唤起你一次抒情的欲望吧?是的,我是在说Novy Svět,那是真正的末世咏叹,那是真正的畸人唱晚,那是风暴,是暗淡却凌厉低沉却致命的风暴。


Jurgen Weber,这个高大瘦削的汉子,梳背头的浪子,莫扎特的老乡,不在雅致与堂皇间取悦众生,却在如刀锋般凛冽的惨淡中羽纶迎风,撕开血淋淋的尘世假面,直视颓唐人生。在98年的首张作品《Rumorarmonio》中,他和他的伙伴Frl. Tost制造出一种完全迥异于当时黑暗音乐各种流派的风格,那是一个建立在散漫怪异的音效拼帖和浓烈斯拉夫风情上的声音异种,混合着颓败隐晦的文本和更加颓败隐晦的歌唱,这张当年仅发行了171张的作品让工业音乐拥趸们赞叹,让民谣爱好者们受惊,而其之极端和狂乱则让黑暗音乐的追随者们彻底晕眩,见多识广的评论家们为其之胆识和不拘一格的才识所折服,同时却又为如何给这种声音一个合适的称谓而绞尽脑汁苦恼不堪。在这之后,他们的每一张作品几乎都在不同的风格侧重间变幻,而那些差不多无以计数的合作作品和派生分支更是彻底将这趟混水搅成泥浆,待到人们终于放弃努力,他们却已在05年郑重宣告退隐江湖,拒绝再玩。


“如果你要谈论音乐风格,答案就是无,比如,我们无法避开那些欧陆民谣传统,那我们的做法就是彻底打破这些传统,并让它更适于我们自己。”如果这还不能让你足够明白,他还有更简单的答案:“我们所作的,是一种叫做combat folk的声音”—— 抵制民谣?或者反民谣?要印证这一点,你只需参照那张《the Flies Iin Dream and Reality》,因为更多原声吉他的应用,这也是他们所有作品中民谣成色最显著的一张,可在那几个寥落的切分之间,分明又是工业的嘈杂与冷清的拼贴,此外我还听到了在贝司拉长的身影下穿梭着的心跳样木然的节拍,和明显印记着后朋克基因的阴沉长嚎,我甚至还听到了在打铁样的敲击和压抑的氛围长音间游离交杂的阴冷合唱和飘渺女声——“自新世纪以来,关于革命的渴望和主张越来越少,作为失落一代的一分子,也许我们唯一的信息就是:在一个本已足够混乱的社会,你并没有必要去遵守任何既定规则”。这个家伙,这个杂种,难道他真的是要创造一个新世界么?


新世界?自从人类穿上裤子以来,这个词早已就被无数政客、三流科幻片的编剧和刚学会作文的中国小学生彻底搞烂搞臭,世界每分钟都是新的,可是每一个新的世界却又总是那么令人沮丧。先锋们总是不遗余力的让意图坦呈的同时却努力让心志模糊,他们拒绝回答任何关于其艺术内在根源这样的问题,“那只取决于听者的内心”,甚至他都不愿意人们称其为实验音乐,而只愿意说那仅仅只是即兴。更让人泄气甚至抓狂的是,当我在无所不能的谷歌里输入Novy Svět也就是这个新世界的时候,除了一地的南欧风光明信片,却发现他们除了有一个俄语的名字,还有一个意大利语的主页,之外他还常用西班牙语法语甚至世界语演唱,内容则远涉911事件以至地域冲突斯拉夫民间野史等等,这个随便制作两首圣诞小曲就能在Ebay上炒到一百多美刀却从未上过《滚石》的衰人,压根就没想过要正儿八经的告诉我们点什么。


好吧,作为一个貌似一本正经的聆听者和一个在过滤后的谷歌里乐此不疲的人,我还是愿意在那些或明或暗的沟壑里,去寻找一些可循的蛛丝和马迹,即使他宁可说起某条同名的布拉格小道,也不愿承认这个队名与赫胥黎那本号称经典实却索然无味的小说有关,亦极为反感人们一次次的把他们和诸如后工业、后现代、人性变异这样的时髦名词相提并论,他还是会偶尔谈起上个世纪初源起意大利的那场声势浩大影响深远的艺术和人文革新,那几乎是我们唯一堪可了解这个异人的通道,“未来派运动让一切都成为了可能,它涉及了那些令人神往的沉迷,能量,紧张,还有城市,以及我们大多数的主题:爱和恨,欲望和死亡”。他会满怀深情的说起马里奈缔(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甚至卢索洛(Luigi Rssolo),前者以夸张、反理性的诗歌和戏剧试图揭示未来科技世界之病态与不安,后者则自制噪音乐器,将音乐会变成闹市和地狱——联想到他们那些晦涩支离群魔乱舞的声音异景,和那些悲苦之下刻意扭曲后的冷漠歌唱,这次,我们是否真的听到了或是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对于一个经常把受难者、死狗、骷髅、花朵以至发黄的情侣照片印上封面的家伙,如果他碰巧又不是一个热爱皮衣和摩托的速度金属男,那最深的心灵永远都是隐埋在喧嚣的革命和主张之下,在那些令人惊悸却又充满感伤的封面下所传递的,应该不仅仅是把噪音嫁接上民谣,或是把人声接上效果器把话筒伸进畜笼(在那张《Fin. Finito. Infinito》里,你可以听到猪啼是如何与钢琴进行对话),2001年他在其出道时的提携人和多年好友Albin Julius(亦是著名黑暗乐团Der Blutharsch的首脑)的厂牌Hau Ruck!发行了那张《Chappaqua》,这张有着他所有作品里最美旋律的专辑特别题献给了他心目中的英雄意大利导演帕索里尼, “我热爱这个人的一切,他的人生和他的艺术。”这个曾长久被斥责为淫恶堕落最终死于不明的老头曾说过一句让诸多卫道士咬牙切齿的话:我信仰马克思,我同样信仰性——无独有偶,这个奥地利人也有着他的口号:除却肉体,毋须多言。再去留意他们某些作品里同样或露骨或隐晦的性描写,似乎我们又看到了一个高举心灵解放之旗帜纵情犬马声色的家伙,但他还说了:“对于我来说,艺术有着属于自己的宇宙,它必然远离并远高于生活本身。” ——若言及生之荒诞,爱之无解,还有谁能比这个新世界的那些枯晦之声更入木三分,更让你脊柱发寒呢 ?再者,如若你不是一个为了寻找最新暴光的港星四级照彻夜不眠,或是读完萨德顿足于己之性生活如何贫乏的家伙,我们又何必鼠目寸光,纠缠于那些几近泛滥的所谓的精神分析紧紧不放?


罢了罢了,我该收起我不着边际的扯淡,你知道总有一些那样的声音会在某些时候突然出现,如闪电般撕破夜空,照亮你已长久困顿的眼睛和心灵。那个叫帕索里尼的还说过另一句话:希望让人毁灭,绝望让人重生,听听这个“失落一代”那些游走于神秘主义表象下的局外人哀歌,听听这个面容冷酷的异端是如何在世俗与狂想间恣意奔突用黑色幻象打通另一扇知觉之门——那或是恶魔们狂欢的世界尽头,亦是自由心灵永久寄居的冷酷仙境——如果这不是,那又应该用什么样的声音来描述你眼中的新世界呢?是找来一个扎马尾辫的胖子和一个婚姻失败的中年妇女一起高歌“One world,One dream”?还是象这个男子和他的朋友一样,饮下超现实主义的美杜莎之酒,狂奔在梦境与现实间颓靡暗淡的旷野,唱着不知所云的神异之歌整坏你的耳朵和神经带你直至那疏离与冷漠如锥样的心脏?


作为一段临近结束的总结语,我想将他描述为这样的一个男子,面色苍白,目光如炬,在人群里围起高高的衣领,热爱在熙攘酒馆的角落独坐,酌去他人之鸠温暖己之胸膛,或是在黄昏时的窗下手执异书,神形掠过八荒,低垂的衣裾却还残留着人世悲悯之余温。或者他还是这样的一个智者和勇士,即使夜之迷雾早已隐去朝向黎明的星尘之华,即使浓黑的悲伤早已和着昨夜残念泥沙俱下,在他那分明扬起的嘴角,我们看到的却依然是那凝霜一样的冷笑和凛然。文字总是过于局促并且在多数时候被可笑的矫情所践踏,但在耳朵和键盘同时陷入神迷的背后,我却从不相信执意孤独的心灵会被疯狂湮灭。灵魂一旦真的撕开了伤口,不论低吟或是号哭,即使酒醉了,声音也已然背负上了诗意,而背影,却早已忘却了寂寞和挣扎,朝着夜风和星光,淡然而去了。


“我不认为艺术能够给出什么独断的教条,它更多的是去提问并且再现或是刺激一切的可能性。”我知道,这段话也可以是他所尊崇的另一个先辈毕加索说的,还可以是和那些曾他一起合作过成打作品的Ait、Teatro Satanico、O Paradis等等异人所说的,甚至你还可以从中国那个戴皮帽的南京人的声音里找到,即使我从未去过维也纳,更遑论世界语到底为何物,可在这个漫天雪花和着两包香烟一起渗进热血的夜晚,我却这般真切的又一次在一个声音里读到久违了的依偎的幸福,我甚至愿意放弃我心爱的球队一场关键的冠军杯生死战,而在结冰的室温里奋笔疾书,竟然要为他写一篇文章了。而在这些同样不知所云的成堆诳语和成堆问号之下,我是否又真的说过一个居然叫做新世界的乐团,而不只是昨夜那个事关隐秘的春梦续篇?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上一篇:Phallus Dei[上帝的阴茎] - Luxuria[性欲][1995][FLAC][BAIDU]
下一篇:Kari Rueslåtten[卡里.鲁斯拉滕] - To The North[去北方][2015][FLAC][BAIDU]
解压密码就是本站网址!再不要问了

7

主题

94

帖子

26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3
发表于 2016-5-29 12: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民谣都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6

帖子

19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9
发表于 2016-11-27 09: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听的比较多的就是新民谣新古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2

帖子

3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36
发表于 2016-11-27 14: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了!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敬告:回复前请认真阅读无损音乐网规则,严打灌水,违规封号,永不解封。


无损音乐网交流QQ群 | 删帖申请/友情链接/商务合作:wind[at]fbi.org.in | 小黑屋|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  广告联系QQ986419005

GMT+8, 2016-12-5 08:25

Powered by 无损音乐网

一个非营利性的高端无损音源分享网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