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5|回复: 0

[流行] Angizia[齐亚] ‎– Ein Toter Fährt Gern Ringelspiel[2006][FLAC][115]

[复制链接]

888

主题

1054

帖子

522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222

活跃会员监督达人

专业扫水三十年

发表于 2014-10-30 12: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R-1042310-1187299266.jpeg
又名:死者爱坐旋转木马
表演者: Angizia
专辑类型: 专辑
介质: CD
发行时间: 2006-11
出版者: Prophecy
唱片数: 1

Tracklist
1Klopfzeichen, 1947
2:25
2Ein Toter Fährt Gern Ringelspiel
6:27
3Macht Die Säge "Siege-Sage"
1:02
4Schaukelkind
5:41
5Der Teufel Hält Die Fäden
3:28
6Mit Einem Purpurroten Leichenkarren
1:02
7Macht Platz Und Lasst Die Toten Vor!
1:23
8Das Mädchen Im Prinzessinnenkleid
4:34
9Klezmerabend
0:32
10Totenackerswing
4:11
11Du Wundervoller Zeitvertreib
2:51
12Liebt Dich Range Die Dohle?
2:27
13Schwarze Puppen
3:39
14Es Reiten Die Toten So Schnell
5:38
15Die Flüchtige Leiche
1:48
16Das Gerippe Geht Dem Ausgang Zu
4:14
17Die Graue Welt Macht Keine Freude Mehr
2:51
18Er Blieb Noch Ein Weilchen Am Leben
3:25
19Zehn Tote Hampelmänner
0:57
20Der Kirchhof Spielt Zum Leichenschmaus
4:57
21Hoppa Hoppa Reiter (Requiemmix)
0:41
22Mein Gaul, Mein Gaul Verreckt Im Dreck
3:09
23Siehst Du Dein Köpfchen Im Spiegel? Nein.
3:43
24Der Vorhang Fällt
4:33



乐团介绍:

为了探究将强烈的冲动转换为艺术性与个人化表达,Engelke(原名Michael Haas)在1994年创立了乐队Angizia。那时隐居独室的Engelke,正忙于研究如何利用有限的音乐手段表达他的自然之诗。Angizia在1997年"Kemenaten"时期,以及后来绝对特别的作品俄罗斯三部曲("Das Tagebuch der Hanna Anikin"(Hanna Anikin之日记), "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鼓手Zacharias的棋盘), "39 Jahre für den Leierkastenmann"(手风琴师的39年))之中使用的巴洛克韵律风格里并没有正面体现当今新潮的音乐方式,后者仅略微的闪现在音乐的优美简洁之中。在1995年3月,Engelke 与Szinonem (原名Cedric Müller), Emmerich以及Henning一起,创作了名为"Nordheim"(北方家园)的非正式DEMO,此唱片从未公开发售过。Engelke眼中的Nordheim Demo是一群雄心勃勃音乐家重要的个人化作品。其中的精髓Angizia在之后的若干唱片中有着进一步的表达,如"Kissarna" (1995年Demo), "Heidebilder" (异教画,与Amestigon的合辑唱片) 和 "Das Tagebuch der Hanna Anikin" (1997年专辑)。在这段时间Engelke和Szinonem发展了他们密切的音乐合作关系,合作的成果就是后来的作品1997年的两张专辑"Die Kemenaten scharlachroter Lichter"(内室猩红之光) 和 "Das Tagebuch der Hanna Anikin" (CD 1997)。年仅16岁的Szinonem当时正在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在家中和各地举办过无数次的钢琴音乐会,奥地利的电视媒体将他看作古典音乐天才和希望之星。就在Szinonem昂贵的三角钢琴边,Engelke和他确定了Angizia乐队的基本方向。这架钢琴将在之后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在Angizia的音乐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1995年的十一月,Angizia发布了他们第一张正式的Demo卡带"Kissarna", 限量200张。"Kissarna"这张唱片在地下音乐界得到高度肯定,其重要的音乐精华部分在之后的"Tagebuch"时期有进一步的发展。该唱片由Szinonem,Engelke以及Jürgen Prokesch作曲。此后Jürgen Prokesch在Angizia的两张专辑"Das Tagebuch der Hanna Anikin" 和 "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 中担任贝斯手(现在他的工作是瑞士一个马戏团的杂技演员, 这是后话)。在与著名的Napalm唱片公司达成一项善意的商业协议后,Angizia开始为一张与Amestigon乐队的合辑唱片构思三首歌, 此唱片于1996年春季出版。由于大胆的将古典音乐与重金属音乐结合,这些独特风格的作品很快被接受,类似的融合方式在当时来说非常少见(而且异常的优美精致).因而使Angizia成为后来的所谓潮流的开创者(当然之后更多的这一流派成功的乐队是为了这个标签后面的商业利益)。"Heidebilder"这张唱片在当时引起了评论界激情洋溢的赞扬的同时也产生了不少有争议的评论。Engelke在这些作品中首次使用了了女声,女歌手Aastedet加入了乐队,其声线与Engelke的死嗓形成鲜明对比。
    Angizia在地下音乐界创造了一种异于传统的的疯狂音乐形式。 乐队给于钢琴声部特别重要的地位。在Angizia音乐中极为丰富的戏剧化场面里,Engelke与Szinonem二人都把三角钢琴的声音放显著位置。经过一年的艰难努力后,Engelke和Szinonem终于完成了Angizia的首张专辑"Die Kemenaten scharlachroter Lichter"; 这张独一无二风格的唱片将Angizia与当时所有的音乐类别区别开来,至今仍然是金属乐界为人谈论最多的焦点唱片之一。这是关于一个阴郁而忧伤的宫廷诗人Konstanz Bürster的故事。此人在年老以后,一直把自己关在在一个原为女性所用的内室里撰写回忆录。Engelke将十八世纪巴洛克时期的庄严与奢华风格加入了这张唱片。在Szinonem与Engelke在为音乐的钢琴声部作曲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想到的这个时期的音乐。最终作品"Die Kemenaten scharlachroter Lichter" 有着宏大的巴洛克风格的歌词和非同寻常的的歌曲长度,这是一部由数个乐章构成的音乐戏剧。女高音Irene Denner与男高音Friedrich Rieder首次出现在Angizia阵容中。Engelke将歌词以及整个五幕单人剧剧本全都印到了"Die Kemenaten scharlachroter Lichter"的唱片内页。这张专辑在德国,俄罗斯,希腊以及意大利的音乐杂志上得到了超乎想象的高度评价,当然,除了某些糟糕透顶空话连篇的金属乐评人的评论之外。这恰恰证明,至少当时,他们无法理解"Die Kemenaten scharlachroter Lichter"的独特形式与内涵。异常狂野的戏剧化倾向日益明白的表现在这类地下音乐的所谓旁支之中。并且在能够理解其精神的听众支持下逐步发展。不过渐渐明显的是,唱片公司对将Angizia的音乐加以归类这一工作似乎并不在行。因而这个奥地利怪物作为音乐工业一个巨大谜团,成为戏剧及先锋派艺术全新的音乐标志。
    1997年春天, Engelke完成了中篇小说"Das Tage buch der Hanna Anikin", 这篇小说即后来Angizia第二张正式专辑的基础。这张唱片是乐队俄罗斯三部曲的第一部分。这张唱片的音乐创作完成的更早,退后到96年冬天,Engelke和Szinonem还在Georg Hrauda录音室录制"Die Kemenaten scharlachroter Lichter"专辑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写完了他们下一张唱片的音乐部分。Engelke的故事主角是一个芬兰俄罗斯混血的贫民Hanna Anikin,小说就是该人的日记。Engelke和Szinonem将这篇假想文字作品转变成现代风格的忧郁音诗。Engelke把著名奥地利蒂罗尔声乐家Christof Niederwieser (KOROVA乐队成员) 纳入Angizia,形成"Denner-Engelke-Niederwieser"三重唱,一个全新的表现力无穷的组合。Irene Denner 在乐队中担当女声独唱,她的声线加强了音乐的紧张压迫感,其水准绝非当今肤浅而沉闷的所谓歌特乐队可比。在"Das Tagebuch der Hanna Anikin" 中,Irene Denner的歌声与Engelke和Niederwieser相比,相当的独特而有灵性。Szinonem的钢琴在"Die Kemenaten scharlachroter Lichter"的宏大音乐结构中隐现,支配着整个音乐氛围,在长笛,长号,木吉他,电吉他,鼓以及疯狂的歌者背后清晰而有力。Angizia在这个时期,首次和女画家Gabriele Böck合作,其画作"Weg zum Flug" 是对"Die Fieberschauer eines betrunknen schwarzen Schmetterlings"(醉后黑蝴蝶的热水浴,"Das Tage buch der Hanna Anikin"专辑歌曲之一)的美学反映及阐释。此时,乐队还有一件大事发生,由于在音乐观念上的分歧和不合,时年19岁的Szinonem决定离开乐队独自发展,并重新使用他的真名Cedric Müller。Engelke和Szinonem的合作至此告一段落。这件事对当时Angizia的乐迷们造成了很大影响。传闻,这位集天才与狂想于一身的Cedric Müller觉得单靠钢琴已经不能完全表达他的作品了。此后(1997年),他离开了Angizia并建立了他自己的工业金属乐队"The Virus"。而Engelke再次改变了他的乐队阵容, 为他的下一个目标新引进了数名乐手。开始实现他在小说"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里的音乐理念。
    就像"Der Essayist"("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专辑歌曲之一)里的客席手风琴手Florian Oberlechner一样,Angizia的新阵容里出现了著名小提琴手Roland Bentz的名字,他将作为乐队的客席小提琴手。而原阵容中的鼓手Henning由于抽不出时间参加像"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 这样一个浩大工程,不得不遗憾的离开乐队。从1998年春天起,Engelke与Angizia的吉他手Emmerich开始了密切的合作,共同创作"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 的音乐部分。最终,1999年全新的乐队阵容以戏剧因素和强烈的幽默节奏为基础,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和谐且优美的超级组合。Ennerich Haimer和Engelke的合作使得音乐中史诗与音诗风格比以往作品更为和谐一致的结合。他们合作的成果即是给予Angizia的听众极大的惊喜的专辑"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此专辑是直至今日Angizia作品中评价最高的一张唱片。这个时候(1998年)起鼓手Moritz Neuner(KOROVA, KOROVAKILL乐队成员, DORNENREICH乐队前成员),以及在专辑"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里弹奏木吉他的Jochen Stock(DORNENREICH乐队成员),加入并成为了发展中的Angizia乐队团体中重要的成员。
    在"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中,Engelke讲述了两个俄罗斯棋手从1904年到1941年的故事。这两个人都努力的思考俄罗斯社会系统的存在意义和目的,及其在宿命般的象棋游戏中对应的阶层划分。故事的主人公Zacharias Kasakow小时候曾在乌克兰的军队中当过军鼓手,不过后来放弃了他的鼓手生涯,决定追随他的父亲从事关于象棋的理论研究和教学。他发展了他父亲的理论方案,后者致力于将简单的棋盘游戏社会主义化,意图在于批判当时(1900-1940)的俄罗斯政治体制。"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此专辑成为了Angizia文化中独特的先锋里程碑,再次达成了Engelke的愿望,在每张新专辑里都能够创造的的全新音乐范式,Julian Schönberg担当乐队长期的钢琴手。这张专辑理所当然的被看作是一种永恒的音乐形式的戏剧宣言,不朽的史诗被同样不朽的音乐作品表达。
    Irene Denner超凡脱俗的神奇嗓音使其成为地下音乐中独一无二的女声典范。Engelke所饰演的"狂婴" 同Irene Denner 一起形成的二重唱成为大胆而疯狂的演唱组合。Christof Niederwieser虽然再次唤醒了他强烈的歌唱热情,但是由于Angizia变化了的音乐观念,他被暂时的排除在演唱者之外。Gabriele Böck为这张专辑创作了一系列的画作,使得整个作品的史诗,剧本,绘画艺术完美的融合。用她天才而敏感的画笔,阐释了故事主人公Zacharias Kasakow在他最重要的比赛获胜,能够找到他一生的真正意义之后的内心独白。Engelke和Emmerich Haimer用了数百小时的时间来创作"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中的音乐部分,使Angizia在音乐工业中走出新的方向成为可能。不过,与此同时,Angizia的唱片公司Napalm Records一直担心的事情在1999年发生了。一方面,Angizia拥有巨大的听众群,与大众和商业性的肤浅音乐市场不同,他们能够真正的理解Angizia音乐里狂野的戏剧形式,沉浸在Angizia的音乐之中。而另一方面,一般的乐评人和音乐消费者,他们无法理解Angizia及其音乐;这部分的听众群没有时间去理解深刻的艺术,他们的眼里只能装得下仅有死板而浅薄的音乐元素的所谓好听的音乐。对音乐不同的要求自然使得Angizia的听众形成了两部份。这是意料中的结果,不过这件事Angizia以前从未理会过,现在也对其不感兴趣。此时,前进中的Angizia就像一条艺术的独木舟,在音乐工业无边无际的海洋上,勇敢无畏的飘流。远离那些搁浅的船只,后者就像音乐工业带来的利润之岛周围的献媚者般,只能无可救药的自我满足。
    "Das Schachbrett des Trommelbuben Zacharias" 专辑在1999年2月份于Black Rose Productions旗下发行。在此之前两个月,Engelke已经在忙于创作他的重要作品"39 Jahre für den Leierkastenmann",此作品将会作为一出先锋音乐剧展现在听众前。在所有音乐边界和规则之外,Engelke与Emmerich Haimer完成了这张最热烈疯狂和神经质的Angizia全新专辑。专辑里的歌曲比以往Angizia作品长度短而数量多。"39 Jahre für den Leierkastenmann" 是关于四个犹太人音乐家的悲剧故事,他们离开了家乡Lemberg,和乞丐与穷人们一起沉迷于滑稽戏剧,在战争期间(两次世界大战)快乐的生活,使冰冷的俄罗斯增加了愉悦欢快的马戏团音乐。为了这个至今Angizia最重要的作品,Engelke更换了Angizia的录音地点。他想到了与著名小提琴手Roland Bentz合作,后者因此成为了Angizia的提琴手,此外还担当该唱片制作人的重要工作。 Angizia在Roland Bentz位于Steinbach的"Klangwerk"录音室忙碌了一年之后,终于有了相当满意的结果;"39 Jahre für den Leierkastenmann"专辑,一出独特的戏剧;Engelke将其分作三幕十六章节,这是一个全面反映多样化的前卫音乐戏剧所有方面的音乐作品。
    当然此前Engelke又一次需要找新的乐手,乐手的个人气质和风格与"39 Jahre für den Leierkastenmann",与Angizia的作品整体风格都要合适。人员变动大致是这样,爵士鼓手Alex Dostal替代了Moritz Neuner成为乐队重要成员,原因是Moritz Neuner由于Angizia的关系已经不得不取消了多场DORNENREICH乐队的演出,另外他住的地方离Angizia的大本营也的确太远了。Jochen Stock负责一部分作品里的贝斯部分,Mario Nentwich司职钢琴演奏,而爵士贝斯手Harald Hauser自2001年五月起正式加入Angizia。Krzysztof Dobrek成为了Angizia里位置突出的手风琴手,Bernhard Seibt则是放纵而悲剧性的马戏团黑管演奏者,Roland Bentz以他大师级的疯狂提琴声部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低音歌手Rainer Guggenberger加入,同Engelke和Irene Denner一起形成三重唱歌手组合。这些所有人员上的变更都是为了能够平衡的表达这个与众不同的故事中的喜剧和悲剧成分。音乐里Angizia一如既往的惯于使用一些古怪的乐器,譬如低音提琴(Roland Bentz),手风琴(Krzysztof Dobrek),黑管(Bernhard Seibt),大号,手鼓,三角铁以及其它典型的葬礼乐器。这些所有乐器声部被安置成为一种忧郁而神经质,同时又带有马戏团和喜剧色彩的音乐结构。Angizia还计划把"39 Jahre für den Leierkastenmann" 中的概念转化成舞台表演在各地演出。
    Gabriele Böck创作了数十幅精彩的画作,为这个故事作了悲喜剧式的的艺术阐释,同时也描绘了Engelke(现在已经重新使用他的真名Michael Haas)心中Angizia未来音乐前景的草图。在完成"39 Jahre für den Leierkastenmann"的过程中,Angizia与画家Gabriele Böck的合作关系进一步加强,而她的漫画式的艺术创作给与Angizia乐队及音乐一种新的"静止生命"。Angizia未来的作品都会在这个重要的合作关系下完成。Angizia希望其作品被看作是史诗-音乐-绘画三位一体的艺术,这样的表达方式对于其作品完整性是无比重要的。这架Angizia机器在不远的将来为着新的目标将会不停的工作,同时,为了追求其独特的艺术,自我的实现且不为他人利益所影响,乐队决定精神上远离唱片工业的厂牌,意图及规则的控制。所以,尊敬的音乐听众们,你们必须自己决定,是喜欢并热爱上这种非传统的戏剧形式——抑或远离它,这两者都是公平合理的。无论商业音乐的市场潮流和既定规则如何变化,这支狂野和叛逆的的乐队将一如既往的沿着他们自己的美学观念继续战斗下去。
    "如果你足够的疯狂与偏执,那么请跟随Angizia的航线在无尽的海洋上飘荡,远离那些以苍白的口号麻醉消费者的商业岛屿。不要浪费时间,你一定可以追赶上这支卓越的奥地利舰队的伟大航程!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解压密码就是本站网址!再不要问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敬告:回复前请认真阅读无损音乐网规则,严打灌水,违规封号,永不解封。


无损音乐网交流QQ群 | 删帖申请/友情链接/商务合作:wind[at]fbi.org.in | 小黑屋|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  广告联系QQ986419005

GMT+8, 2016-12-10 16:48

Powered by 无损音乐网

一个非营利性的高端无损音源分享网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